特别是涉及到大人物的事件应该连私下谈及都尽

分享到:
 同时值得庆幸也应该感到不幸,管家先生的威胁对象是李林。
 
    “好吧。”
 
    李林放弃似地耸耸肩膀,嘴里送出宛如屈服的单词。
 
    半吊子流氓露出了得意地猥亵表情,精灵们惊讶、鄙夷、责怪、愤怒的焦灼视线汇集在说出退让宣言的同行少年身上。
 
    宣言的后半部分――一句轻描淡写的段子让一切在瞬间颠倒回来。
 
    “等那头叫莫内的猪能看见自己下面硬起来是什么样子,我可以考虑一下。”
 
    算不上老成的精灵们一下子就爆笑起来,差点对李林瞪眼的托尔前俯后仰的笑个不停,能掐死大熊的手掌使劲拍着李林的背。
 
    “不过,那头总是春情萌动的猪下面那玩意儿――恐怕早就不能用了吧?”
 
    暧昧的笑容像流行病毒一样扩散开,无论男女、年龄,只要不是特别病症的患者,下半身的话题段子总是被大家反复提及乐此不彼。被刻薄吐槽戳中笑点的商户们紧绷着通红的脸孔,从鼻子里喷出笑意。
 
    “傻愣着干什么?!!还不教训这个无法无天的小子!不要打脸,莫内老爷还要用呢!!”
 
    脸皮一下子刷上铅灰色的管家跳着脚对不知所措又尴尬的保镖们叫喊着,那个小子必须为他的口无遮拦付出惨重的代价!哪怕那些胡言乱语就是事实,并且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同。
 
    有些话是不能说出口的,特别是涉及到大人物的事件,应该连私下谈及都尽量避免。
 
    ――如果对方真的是大人物的话。
 
    “噫噫噫噫噫噫噫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手持棍棒冲过来的保镖们全部抛下自己的武器,握着自己的手指哀嚎起来。作为使用工具最为频繁的肢体部位,手指对冷热疼痛的感觉也是极为敏锐,被毒蛇啃噬般的剧痛让他们无力再握住准备招呼在少年身上的武器。如蛇般在空中扭动的马鞭在尚未落地的棍棒间穿梭,大大小小的圈伴随鞭影目不暇接的移动被描绘出来,最后一环在马鞭轨迹终点出现的那一瞬,握住鞭子的右手微微抖动,所有套住棍棒的圆圈收拢,未能显威的凶器被扯了过去,安安稳稳的躺在少年脚下。
 
    “好!”
 
    不管是托尔、弗蕾娅这样的活跃分子,还是平日里端庄稳重的提尔和布伦希尔都解除了救援接战的准备,像群喜欢热闹的普通少年一样大声叫好。周围的商户客人没有胆量跟着一起鼓噪,只是攥紧了拳头,不再像死刑犯那样盯着地面,饱含惊讶和钦佩的视线从弯折角度游移于苦着脸哀嚎的保镖们、地上的棍棒、以及威风凛凛的少年之间,最终定格在洋溢的谦和微笑的面孔上。
 
    “你……你你你你你你这家伙!!!!!!!”
 
    搞不清楚状况、无法适应状况、不愿接受状况的管家铁青的脸孔罩上一层灰白,指着李林的手指和说话的嘴唇哆嗦个不停。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知道你做了神马?我们可是莫内老爷的人!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怎么敢这么干?!!”
 
    脱离眼前的现实。沉浸过往的骄傲和某种无法接受现实而引发的偏执发作,让周围观众反感、疑惑、嘲弄的妄言一再重复着。
 
    “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答坏掉录音机翻来覆去的无聊问题的,不是绝对无法衔接到一起的言语陈述,留在管家脸上如爬虫般的青紫色伤痕正是按下stop键的有效回答。
 
    捂着脸嚎叫的管家从指缝里射出饱含怨毒怒焰的目光,在集市里做生意摆摊的家伙们从来都是一脸恭顺的任他予取予求。不要说抵抗不从,连违心的讨好笑容也如仪式般必须例行的摆好来恭送他带着白拿的钱财货物离开。
 
    被人憎恨、被人私下咒骂、被人畏惧的尼德尔管家居然在这个如同自己后院的集市里被一个初来乍到的小子从精神到肉体给彻底打脸了?!
 
    不可饶恕、不可原谅,绝不放过这个小子。
 
    火辣辣的灼热痛楚提醒管家遭受侮辱殴打的现实,怨毒不受控制的膨胀发酵,随后又促使肿胀的伤痛随着呼吸心跳的加速以及面部肌肉的抽动更加清晰剧烈。
 
    “宰了他!给我宰了这个小杂种!!”
 
    捂住脸上还在作痛的伤口,狂犬般大声吠叫着。保镖们握着遭到鞭笞的手指面面相觑了一下,犹疑的望向那个【小杂种】。
 
    不像警告也不像嘲弄的温和笑容让人无法吧适才的举动和眼前这幅笑容联系在一起,只是没有丝毫笑意的眼瞳和自己胀痛难忍的手指万分清楚的提醒着保镖们――继续招惹极为强势的对手,下场绝不会仅限于鞭打手指这样温柔的小打小闹。
 
    【做好丢掉性命的觉悟了吗?】
 
    冰冷的琥珀眼瞳狡黠的眨巴出不容反驳质疑的警告,生存经验和殴打、砍杀他人的经验同等丰富的男人们马上读懂了无需语言就能直接被大脑和本能理解的信息,同一时间,也明白了少年属于那种会将威胁变成现实的类型。
 
    生存还是毁灭?
 
    最古老简单的命题前,保镖们突然发现自己被困住了。选择题两端的答案其实是【现在死】与【回去再死】,不论选哪一个,结果其实都没差。他们看着怡然自得的李林,又瞅瞅扯着嗓子嚎丧的尼德尔管家,往日里那种凶悍早已看不出来,只留下一脸的苦相。
 
    “还傻站在哪里干什么?!快点把这个臭小子给……!!哎呦!哎呦!!!”
 
    鞭子在管家面前发出【噼啪】的空响,虽没有真正再次亲吻猥琐的面孔,条件反射下捂着脸哀嚎的样子

欢迎转载天成彩票网下载_天成彩票网下载网址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天成彩票网下载_天成彩票网下载网址 » 特别是涉及到大人物的事件应该连私下谈及都尽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