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言极为不敬的视角在如自己采邑领土一样的集

分享到:
“闪开!闪开!!”
 
    “听不懂话吗?!快把路让开!!”
 
    斥骂的声音甚至盖过逐渐扩大的骚乱,偶尔还夹杂进鞭子呼啸声和凄厉的哀嚎。拉客的妓女、吆喝的商贩、看摊的保镖互相叫骂推搡着离开道路中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以护卫货物为优先事项的精灵们下意识的跳下马车,用手按住隐藏武器的位置仔细提防着混乱的局面。
 
    预想中挤翻马车、踩踏抢夺货物的状况并未发生,恐慌的人群迅速沿着通道两侧的摊位垂首站立着,兀自将两辆马车和一群伪装成人类的精灵留在通道中间面面相觑,仿佛并不存在在他们眼前那样给无视了。
 
    究竟是怎么了?
 
    接着,精灵们看见了让他们瞠目结舌的东西。
 
    肉。
 
    剥离一大堆用于形容修饰的字眼,剩下的只要用这一个词汇就能描述精灵们的第一印象。
 
    一堆用色彩花哨、条纹古怪繁琐的棉布和金银饰品装饰起来的肥肉堆放在一辆敞篷马车上正从他们的马车后面相垂直的通道移动。无论是充当载具的豪华敞篷马车,拖动马车行驶的四匹良**,还有前呼后拥的仆从们看上去都没有那将暴发户气息全部泄漏到空气里的肉块抢眼,毕竟只是些肤浅庸俗的附属品、衬托用的背景。和本尊不惜代价将丑陋伪装成高贵的偏执自卑情结相比较,伪装是否成功不算问题。
 
    【肉块】顶部疑似头颅的光滑圆锥体部分百无聊赖的转动起来,因为堆积的脂肪过厚,【脸】的部分只能看出一堆让人感觉闷热的痦子、褶子、麻子、皮肤痘胡乱堆砌在松弛皮肤的表面,五官被油脂堆积到了一起,几乎无法和皮肤区分。整个脑袋上面还泛着一层油腻的反射光,表情什么的完全难以从中观察。
 
    令人感到讶异,同时也令精灵们感到极不愉快的是从肥厚脂堆的细缝中射出的视线。
 
    睥睨他者的、虚张声势的、略带神经质的眼神,偶然也是必然的和精灵们正对上了。
 
    双方在静默的集市上都显得过于突兀,除了像被狱卒检查牢房的囚犯般死盯着地面的商贩客人们,发现异常的对方不值得奇怪,然后彼此都被弄得很不舒服。
 
    从未曾想过会有【平等】――这种对他这种身份地位的【大人物】而言极为不敬的视角在如自己采邑领土一样的集市上出现,既没有上等人的服饰,也没有随扈在身边的几个穷小子居然敢用平视的眼神打量自己,【肉块】胸中一下子塞满了愤懑。
 
    这是彻头彻尾的冒犯,不折不扣的侮辱――神经质的敏感思维只能得出狭隘结论,不恰当的疑神疑鬼转眼变成了滔天怒火。
 
    套在脚掌上的木鞋在车厢地板叩击出沉钝的声音,听见约定好的【停车】暗号,车夫勒紧缰绳,马车稳稳的停止了运动。
 
    衣服明显比其他随从精致的男人穿过护卫们靠近敞篷马车,中年男人在脸上调整好阿谀的笑容仰望着他的主人。
 
    “那群穷鬼是什么人?”
 
    尽管内心的愤怒在不断增值当中,维持表面矜持的功夫一点也未放下,充满威严的低沉声音像水缸一样嗡嗡作响。
 
    领会声音中的不快,顺着主人视线的延伸,扎眼的人物们和马车一下子纳入视界。记忆中重要人士的面貌被抽调出来,没有一张相貌和眼前打扮土气、呆头呆脑的小家伙们能够对的上号。
 
    “是些生面孔,老爷。”
 
    隐藏起不屑鄙夷的嘴脸,重新绘上讨好笑容固定在仰望的角度。
 
    “都是些第一次到这里来摆摊的乡下人,需要我去教训一下这帮不懂规矩的乡巴佬吗?”
 
    没有对随时准备像狗一样扑过去咬人的管家作出回答,瞳孔里燃烧的烈焰似乎有所平息。好奇兼具蔑视的目光开始仔细打量起那群乡下土包子。
 
    早已过气的旧款式货运马车两辆,车厢里慎重的固定着几个木箱,可能是要贩售的货物。护卫马车的不过是些猎人打扮的半大孩子。诚如管家所说所说,只是些不懂规矩的无知乡巴佬。
 
    大人物是不会为几个傻瓜而动气的,至于是否该给不懂规矩的蠢蛋开开窍……
 
    进行着该如何立规矩的思考戛然而止,视线中只剩下那抹藏青色的头发,承继自父祖的渔色基因开始蠢动。
 
    #############
 
    无礼的家伙。
 
    ――不止对方做如此感想,精灵们对居高临下的打量目光的评价和【肉块】所作出的那个评语居然惊人的相似。
 
    尼福尔海姆山谷村庄里的时候,精灵们对【阶级】这一概念一直淡薄的让人难以想象。由于生活条件极为艰苦,村民们完全是用一种互相帮助、彼此扶持的原始质朴处事方式相处,即便是对地位崇高的埃米尔族长,大家也是更多的以尊敬而非刻意服从的上下级关系应对。
 
    现在,那坨肥肉毫无理由地将轻蔑侮辱的目光投向自尊心强烈的精灵们。由此产生反感情绪一点都不值得奇怪。如果没有强烈的责任感压抑住冲动,年轻精灵们一定会像同龄的人类少年一样不管不顾的做出一些激化气氛的举动。
 
    为了回应村子对他们的期待,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和能力。从布伦希尔到提尔都强自压抑愤懑,尽量避免发生正面冲突将努力和机遇毁于一旦。幻象伪装术式将一张张铁青的脸孔和指指点点的视线隔绝开来。
 
    “搞什么啊,那头猪?”
 
    “真不舒服。”
 
    “人类都有毛病吗,这么恶心的盯着男性看。”
 
    小声的咕哝和咬耳朵依然是用查理曼语进行的,最为微小的细节精灵们也不会错过,同时为了防止发生什么不幸的【意外】,精灵小伙子的手指扣紧了各自的武器。
 
    真有【意外】的话,用【惊喜】来回应肯定是再恰当不过了。
 
    【对比结果,生活条件的困顿让精灵的年轻世代较人类更为早熟。】
 
    给精灵们的表现盖上【合格】的戳子,添上一段心平气和的评论后。李林的注意力移向街道的尽头、装饰恶俗的马车。
 

欢迎转载天成彩票网下载_天成彩票网下载网址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天成彩票网下载_天成彩票网下载网址 » 而言极为不敬的视角在如自己采邑领土一样的集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