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主张偷溜出来老人家肯定非常着急对他的健康

分享到:
  和那些令无数热恋中少年心碎的女孩们在同样场合下并无二致的真挚歉意出现在李林脸上,从口中说出的是让众多失恋男孩闻之色变的经典台词:
 
    “你还太小了,无论是我,还是你刚才说的那些事情都还不适合你。”
 
    无论是从生理条件还是社会环境看,弗蕾娅的宣言都不怎合适。
 
    有性繁殖的生物一定具备性欲这种本能,且一定会发生做爱的行为,但能达成最终受精结果之前的条件并不具备一致性。像有的智慧种喜欢ru房丰满的年轻女性,也有持相反性趣的智慧种存在:比如只喜欢已经结过婚生育过后代的女性的类型;只喜欢比自己年龄大还喜欢虐待侮辱男性的女性的类型;只喜欢年龄相近或者小些、长相类似女孩的男性的类型;同样也有只喜欢找下面的毛都还没长出来的小孩子的类型。
 
    李林并不否定弗蕾娅作为女性所持的独特魅力,但不管是用二次元或者二次元限制级影片来满足自己的奇怪群体,还是运用金钱暴力等手段对幼女施暴的性犯罪者都不是应该和李林扯上关系的形象。他本身没有那种奇怪的性癖,同时也应该尽量避免变成糟糕传闻的主角,降低社会对他的评价。
 
    最后的致命一击则是弗蕾娅的自身状况,就算李林打算无视一切伦理道德以及社会反应等禁忌的阻碍,对弗蕾娅进行授精作业。一个10岁的小女孩却难以成为合适的母体,即使勉强怀孕,在当前的医疗技术条件下,这个年龄段分娩无疑是极其危险的事情,同时失去母体和胎儿的风险系数过高,完全属于高成本低获益的行为。
 
    结合各种分析,回应弗蕾娅人生宣言的回答只有一个。
 
    【不行。】
 
    毫无妥协的余地和价值,只有断然拒绝。
 
    “正攻法果然不行吗?”
 
    轻轻啧了一声,别向旁边的脸发出恶作剧被揭穿似地不快声音。
 
    小小的懊恼同样无法脱离各种侦测手段,抢在小野猫般的女孩再发布什么奇怪宣言之前,拿调皮妹妹没辙的哥哥式笑容送出了让长长的耳朵竖立起来的语句:
 
    “不过,鼓励奖还是有的哦。怎么样,要和我们一起去集市转转吗?”
 
    真是个糟透了的鼓励奖。
 
    “这不行。”
 
    站在身为姐姐必须负起责任的立场和暧昧奇特的竞争关系之上布伦希尔毫不犹豫的予以否定李林的鼓励奖提案,并且加重语气重申了她不可动摇的态度:
 
    “我们不能和弗蕾娅一起行动。”
 
    其他精灵没有附和,也没反对。不过眼神中的认同不用嘴说出来也能明白。
 
    “的确不能带着弗蕾娅一起行动。”
 
    发出明确反对意见的是提尔,无视眼前满脸通红、腮帮鼓起的野猫发怒模样,事务性的阐述着理由。
 
    “先不说埃米尔爷爷……他身体不太好,现在弗蕾娅自作主张偷溜出来,老人家肯定非常着急,对他的健康来说实在不好。再说我们这趟从出发开始直到回到尼福尔海姆为止的整个过程里都必须注意隐秘身份,万一被人类发现有精灵进入他们的区域,被包围起来并不有趣,所以我认为弗蕾娅还是回去的好。”
 
    分析的非常清晰合理并且切入重点,几乎没有什么论点可以反驳提尔所做的称述,放在辩论会一类的活动上应该已经获得潮水般的掌声与喝彩。
 
    弗蕾娅胆大妄为的偷跑计划看上去已经可以宣告失败了。
 
    “好坏……”
 
    张牙舞爪的小野猫突然散去了随时会扑过来咬上一口的气势,肩膀开始逐渐加强耸动的频率,身体颤抖的幅度开始放大,紧咬著下唇的嘴里露出像是哀求的字眼和语气,眼眶里不断涌现亮晶晶的液体在打转。
 
    所有女人为了在绝境中翻盘而准备的战术――眼泪攻势。
 
    在经常可以取得意想不到的反败为胜,被称为【女性的不败必杀秘技】面前,即使稳重如提尔也开始露出不安,不苟言笑的脸变得有些局促起来。
 
    再继续拖延僵持下去,楚楚可怜、仿佛被什么人欺侮过的弗蕾娅一定会大声哭闹起来,巨大的噪音和让大家难堪的画面一定会把小麻烦升级成一个灾难――破坏所有出行精灵好心情的灾难。
 
    “哎呀,提尔的话确实不错,可是,我提议让弗蕾娅同行也是有值得一听的理由的哦。”
 
    无论是哭闹还是灾难,李林都不打算让事态朝着难以收拾的方向发展下去。
 
    ――事态只会按照他的剧本和节奏发展。
 
    “我们现在已经走了超过一半的路程,就这样掉头折返村子,抵达也是黄昏时分,等于白白浪费了一天时间,同时还错过了集市的时间。我们也不可能分出同伴和马车护送弗蕾娅回去,仅凭一辆马车和两匹老马不可能拉动超出载重量的货物,让人数不足的小团体徒步行走这么长的时间也实在过于危险。最后……”
 
    又一次摊开双手,将无奈苦笑摆到表面来面对脸色苦闷的精灵们。
 
    “第一次出门就出了这样的纰漏,看着我们两手空空的回到村里,村子里的大家会怎么想?埃米尔族长会怎么想?”
 
    年轻精灵们变得更加郁闷,看见不是因为他们的错误而原样返回的两辆马车,村民们会沮丧、会失望、会生气,至于那位到出发前最后一刻还抱着反对态度不撒手的埃米尔族长。他只会看着垂头丧气的小家伙们开心大笑,笑了又笑,直到笑得喘不过气后,一脸严肃的宣布这种愚蠢行动不允许有第二次,所有精灵应该老老实实的呆在尼福尔海姆,期限则是永远。
 
    或许有些夸大的成分在其中,但这些小伙子可没有忘记老族长是多么坚定的试图阻止他们,甚至不惜搭上他的老命。所以谁也不会说臆测的画面不会成真,实际情况不会变得比那更糟。
 
    “我明白了,我这就让欧文把这里的情况带回给爷爷,至少别再让他操心了。”
 
    布伦希尔放弃似地叹息着,松弛下来的肩膀透着疲惫的味道。

欢迎转载天成彩票网下载_天成彩票网下载网址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天成彩票网下载_天成彩票网下载网址 » 作主张偷溜出来老人家肯定非常着急对他的健康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