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得都受不了了如果姐姐没意思的话我可管自

分享到:
 无需回头也能掌握到年轻精灵们正襟危坐的状态,丝毫不留情面的恶评标签贴上前面那个送别仪式。
 
    显然,过度操心的父母们对自己的孩子灌输了太多不必要的注意事项,加上对外界一无所知状态下引发的好奇。两者相互作用弄得这些初出茅庐的小毛头既兴奋又紧张,全体人员动作讲话,可能开口说话都会结巴,带着他们不用赶到黑市交易地点就能引来众多警惕怀疑的目光。
 
    本来出自善意的关切叮咛,发挥出来的效果却是完全相反的。
 
    凝重的气氛就这样持续支配着两辆马车,乘客们像是干劲十足却又提不起什么劲。微妙的状态丝毫没有与路程和时间的推移随之同步变化的迹象。
 
    不会持久,李林早已准备了应对这种状况的手段,在两车僵化的精灵引起麻烦之前就会解决这个问题。
 
    “那个……真是不好意思。”
 
    听觉所捕捉到的,是女孩子羞怯的声音。
 
    布伦希尔的声音像是在嗫嚅,其实那个音量除她自己之外本该没有谁能听见才是。
 
    “别那么压抑自己,我不觉得你有什么该道歉的啦。可能有些反效果,但长辈关心孩子完全是无可厚非的善意,更何况是跟着不熟悉的人到外面去。我在时间方面很充裕,你们只要悠闲的享受旅程中的风景就可以了。”
 
    不管是担心老埃米尔拖拖拉拉的决断带来抵触情绪,或是怀疑送别仪式引起的副作用给李林带来困扰,布伦希尔的道歉都显得多余,在预料范围内的几个不和谐音符根本构不成哪怕丁点的麻烦,李林压根不会困扰。
 
    她想得太多了,以至于去关心和她毫无关系的问题。
 
    “不是,我的意思是……呃……那……大家太紧张了,所以……气氛方面……”
 
    显而易见,布伦希尔应该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再开口说话的。
 
    “大概是第一次出门的紧张感吧,没关系,再过会儿就会适应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你们这两个木头呆呆呆呆呆!!!!!!!!”
 
    放置行李的箱子传出毛骨悚然的尖叫,敲击木板的急促节奏让年轻精灵们本来就非常亢奋的心脏鼓动再次加速,条件反射充分发挥作用,身体抢在思考之前已经完成了抽出武器进行防御的姿势。阳光下反射出寒冷金属光泽的利刃一起指向隐藏有不明乘客的木箱,然后回过神来的乘客们将视线投向似乎也吃了那么一惊,正拉住缰绳让马车停下的车夫。
 
    预备的手段终于自行启动了,只是切入的时间点和方式似乎不是那么恰当。
 
    %%%%%%%%%%%%%
 
    ps:感谢百度【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吧】吧友【已死的亡者】提供图片,和我理想中的李林几乎一模一样。
 
    138看书网www.13800100.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
 
16.年轻精灵与第一次出门(二)
 
    解开固定的绳索,打开箱盖的刹那,气气呼呼的精灵女孩从行李箱里站了起来,挺起那片连丘陵都算不上的平原地带,满脸通红的大声嚷嚷起来:
 
    “姐姐你就大声的对那根木头说出来嘛!我听得都受不了了!如果姐姐没意思的话,我可管自己先偷跑了哦!!”
 
    李林无法理解弗蕾娅嘴里像是某种密码或者暗号的奇怪话语,无论是指着自己称呼为【那根木头】,还是【没意思】、【偷跑】全都是些意义不明的奇怪词汇。
 
    从头至尾,李林不觉得和布伦希尔间的对话存在问题,即便再次进行回放检查也没能从中确认存在疑似语病和需要进行指责的部分。所以那个指责完全是莫名其秒,没有逻辑的奇怪反应。
 
    最后,问题关键并不在莫名其妙的指责上面,弗蕾娅为什么会出现在行李箱内似乎更有关注研究的价值。
 
    “弗弗弗弗弗……弗蕾娅!你怎么会在这里面!!!!!”
 
    目瞪口呆的布伦希尔终于发出了尖声惊叫,尽管慢了一拍,身为姐姐的这位似乎终于察觉到了问题所在。
 
    其实无需深究便能揣测出事件的整个过程――为了能够和那些哥哥姐姐们一样走出自出生之日起就从未离开过的山谷,见识一下新奇的【外面世界】,弗蕾娅采取了非常行动。
 
    小孩子本来就有着比成年人更加旺盛的好奇心,再加上与生俱来的大胆作风一并驱动下,弗蕾娅趁着其他精灵的注意力都在那个送别仪式时的空隙,避开大人们的视线爬上马车打开了行李箱子,缺乏明显起伏的身体很容易的就藏身其中。
 
    计划合理、行动大胆、时机也挑选的很良好,外加某个打定主意利用这个状况而睁眼闭眼的家伙,弗蕾娅的擅自偷溜才得以成功。
 
    从那些苦笑还有不知所措的表情可以判定,当时的无视达成了预期目的,在没有演变成窒息事故的同时,也避免了【拐卖女孩】、【恋童癖】之类的误会。
 
    各自的目地都达成了,可说是实现了双赢。
 
    “爷爷那里肯定急疯了!马上跟我回去!!”
 
    “才不要呢,姐姐最狡猾了,连续到外面两次都不带上我!”
 
    “我们是有重要任务要完成的,可不是出来游玩的!!!”
 
    “我也不是出来胡闹的,我可是有非~~常重要的任务在身的哟!”
 
    噘着嘴反驳了脑袋胀痛不已的姐姐,无视周围那些比她高大年长的围观者,娇小的身体侧转向一边,模仿大人的样子咳嗽一声轻轻嗓子,挺起和男孩无甚差异的胸膛,居高临下的亮出食指大声宣布:
 
    “你叫李林是吧!我决定了,让你做我的丈夫!!和我一起生小孩繁荣精灵一族吧!!!”
 
    没有喝彩、没有惊呼、也没有哗然,甚至连窃窃私语都没有。
 
    鸦雀无声的围观精灵们瞪大了眼睛盯着发表惊人之语后洋洋得意的弗蕾娅,过了片刻又把焦点变成了李林。
 
    同情、惊讶、迷茫、羡慕、疑惑、暧昧、若有所思……包含各种各样情绪想法的眼神,微妙的调和成了有如实质般散发热量的视线集合。聚焦点正是环抱双臂站立在车轮旁、似乎那通宣言完全和他没有关系的李林。
 
    “虽说受宠若惊的感觉不差啦,不过……这种单方面的宣告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吧?”
 
    无奈的摊着双手,唇线圆弧属于安慰别人用的角度范围,李林平静的态度不像是在拒绝让他感到为难的要求,到是比较类似给闹别扭耍性子的小女孩送出一些鼓励的小玩意儿。
 
    如果真有那种东西在这种场合出现,八成会是一张卡片,上面除了精美的图案外,还用精美优雅的字体书写上【好人】的字样。
 
    “你是一个好女孩。”
 

欢迎转载天成彩票网下载_天成彩票网下载网址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天成彩票网下载_天成彩票网下载网址 » 我听得都受不了了如果姐姐没意思的话我可管自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