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非得端出孤高的架子但性子随和的王同样难以

分享到:
“嘛……可以说是正确的说法,不过只能给50分哟。顶点、至高……这样的词汇确实符合【王】的地位和背景。但是如果不是民众期盼着那个登上俯瞰众生位置的相应角色出现,构成【王】存在的根基也是无法成立的。”
 
    民众期盼着――【王】的出现。
 
    舌尖无声的反刍咀嚼颇具分量的话语,不等黑龙从中咂摸出什么,上位者淡淡的再次开口:
 
    “一方是有着特异出众的统帅力、决断力、人气魅力的优异者;另一边是对悲惨生活充满绝望愤怒的大众;在后者的眼中,前者无疑正是可以带领他们摆脱现状的灯光吧。赞美这束光,崇敬这束光吧――他们的本能在这样呐喊着。”
 
    没有光的话,智慧种和其他大部分就难以存活。即便是长年累月在地下生活工作的矮人和侏儒,也会用一盏昏暗的矿灯来照亮身边四周。身处绝境的智慧种必定需要有什么来驱散他们四周的黑暗。
 
    “品尝过千年不幸生活的滋味后,精灵对没有实体的母神已经难以继续虔诚信仰。【超常之王】、【不被世俗规则束缚的强者】之类的存在对他们更具现实意义和吸引力。为了抵抗绝望,并在残酷冷漠的世界生存下去,精灵们无所谓正当或不正当,迟早会将自己的想法、期盼、理想、臆测、妄想全都投注到【王】的身上。”
 
    【王】这一超常的存在,从一开始就注定要成为无数目光的焦点,民众想看见的是符合自己想象的【王】,能给予希望并带来转变的【王】。
 
    “王虽然不一定非得端出孤高的架子,但性子随和的王同样难以和时局及众多的期盼重叠。被时代挑选、为民众推举所产生的王之所以可以成就被人崇敬的伟业,是因为能够容纳万民的想法,并对呼唤作出回应,指导追随者踏上正道――明君圣主的定义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
 
    舍弃【平凡】的免罪符,承担起变革世界之责任的同时。王也成为承载弃民的想法、追求公正幸福之宏愿的容器。
 
    自觉到这点的王者不被允许脆弱,更不能显露脆弱或是动摇。
 
    胸中涌起沉重的自豪,小孩模样的黑龙挺直了腰板。无法僭越权限和地位的界限去陪同这位大人承担时代之重,就唯有尽职完成本分工作为他分忧而已。
 
    尽忠的决意、严肃的姿容都显得十分完美。唯独小孩的身高样貌让完美露出破绽,扑克脸的早熟小孩实在很难让旁观者的感官适应。
 
    现在的场合下,李林不认为有纠正这种偏差的必要,也不觉得尼德霍格受欢迎的程度有多重要,他还有别的工作安排要交代。
 
    “还记得那份训练大纲么?已经到了该着手实施的时候了。”
 
    “我明白了,阁下。”
 
    恭顺的低头表示自己确如字面意思理解了李林之前的交代和相应责任,严肃之余黑龙微微勾起了嘴角。
 
    ――有些人要倒霉了。
 
    “尽量避免闹出人命,现在我们还没有宽裕到可以承受不必要的损失。注重强度训练是大原则,但也需要适当的弹性。记住,人类的身体强度和你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隐含三分警告的提醒让尼德霍格收起了折腾的小心思,郑重的点点头,等着下文。
 
    “小心戒备。500骑兵的损失不是个小数目,过去这么长的时间,那边应该已经有所察觉事态。虽然短期内无力再次组织起相当规模的机动突袭部队,还是要提防。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村子的安全就由你负责,能做好吧?”
 
    “请您放心,任何入侵者都不可能活着离开。”
 
    “期待你的表现,我相信黑龙尼德霍格的保证。”
 
    柔韧的手掌搭在幼童的肩膀上,李林没有和挺起背脊的黑龙对上面。眼前感人肺腑的场面已经快进入尾声,恋恋不舍的父母把能交代的事项都叮嘱得差不多了,亲子恳谈会性质的送别仪式该结束了。
 
    该启程了。
 
    从倚靠着的马车车厢起身,摆出可靠地架势走向车夫的位置,背后的黑龙垂手肃立,无声的注目礼投向晨光照耀下的模糊少年背影。
 
    ################
 
    奔驰在失修的荒废土路上的还是那辆由两匹老马带动的旧马车,驾车的依然是那个看上去无忧无虑的少年,藏青色头发也和来程时一样被微风撩拨着。
 
    和前次行驶在这条路上时最大最明显的变化是后面还跟着一辆马车,两辆马车上坐满了少年男女十分引人注意,几个用稻草垫底,在用绳索严密固定在车厢里的木箱看起来平凡无奇,不过恐怕也仅限于这种无人地带。
 
    这群年轻人像是赶着去集市,这在乡间不算什么特殊风景。爱热闹喜欢玩耍的年轻人眼中,除了大城市,很少有比集市更吸引他们的事物,结伴赶集是很常见的事情。
 
    只是马车上的年轻人坐姿未免过于端正,脸上坚毅的神情让人觉得这群小伙子似乎是准备抓起剑和盾上阵冲锋而不是出来游玩的。被勾起好奇心的人如果继续深入观察会发现,无论是马车行驶的方向两端似乎都没有什么村子或者集落。
 
    只要有一人在这条路上看见这群形迹可疑的少年男女,那层拙劣的伪装轻易就会被揭开。
 
    【既多余也不必要。】

欢迎转载天成彩票网下载_天成彩票网下载网址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天成彩票网下载_天成彩票网下载网址 » 定非得端出孤高的架子但性子随和的王同样难以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